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我的大饥荒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迎战四大祭祀

2020-02-15 来源:长春娱乐网

我的大饥荒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迎战四大祭祀

深渊蠕虫的实力大概在三阶中期至三阶高期之间,对于一般的生物来说也是极为强悍的存在了,堪比一个小BOSS,但是在凌洪他们这个临时组成的斩首小队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当剩下的十八个精英猪人背靠背,结成防御战阵时,这只深渊蠕虫就找不到任何机会偷袭了,便想找机会开溜,族长级战力的生物,深渊蠕虫虽是不惧,但也绝对不会主动去招惹。

猪四他们则是十分的郁闷,遁地这个技能真的是太赖皮了,而且饥荒世界的地面又有规则之力的加持,即使是族长级别的他们也是很难在深渊蠕虫不冒头的情况下,伤害到深渊蠕虫的,这就是深渊蠕虫他自己的依仗。

时间延缓!

凌洪也不想再拖下去了,别人也许不行,不代表着凌洪他做不到。

在外人的眼中,凌洪的身影就如同瞬移一般,一闪而过,再次出现的时候,凌洪已经是一只手握着鬼切,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深渊蠕虫头上连接荧光果的茎脉。

深渊蠕虫感觉到自己头上的茎脉被人狠狠的握住了,顿时心里一阵发寒,强烈的恐惧感迫使他剧烈的挣扎了起来,想要借机甩开那个握住自己的家伙,他知道怕了。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凌洪脸色不变,心如止水,一只手死死的握住那根茎脉,同时另一只手中的鬼切刀尖对准了茎脉的下方,狠狠的刺了下去。

“噗呲~”

鬼切很快的穿透了地上的泥土,刀尖深入下去,硬是在深渊蠕虫的头上开了一个洞,只是因为鬼切的长度问题,并没有直接把深渊蠕虫的头部贯穿,没有达到一击秒杀的结果。

深渊蠕虫吃痛,再也顾不上身形,直接破土而出,整个皮肤从紫变红,恐惧使他愤怒,让他暴躁,他想要撕碎头顶上的那个人类。

“去死吧。”

凌洪淡淡的说了一句,同时身形凭借着异能,无论深渊蠕虫怎么甩动,依然稳稳的保持着身体平衡,站在深渊蠕虫的头顶之上。

话音刚落,原本凌洪手中的鬼切顿时发出了一丝红光,随后整把鬼切刀上面覆盖上了一层火焰,凌洪使用精神力,把火元素调动到了鬼切刀之中,效果竟然出奇的好。

轻轻一用力,鬼切刀整个的没入了深渊蠕虫的头颅之中,随后暴躁的火元素直接开始侵入深渊蠕虫的大脑,烧毁着他们所碰到的一切。

“砰~”

深渊蠕虫甚至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一声闷响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随后一股烤肉味就弥漫了出来。

凌洪把鬼切从蠕虫的脑袋之中拔了出来,握着手中的鬼切,似乎感觉到鬼切之中传来了一丝欢愉之感,凌洪魔法与鬼切的融合攻击,似乎得到了鬼切之中大村正野剑灵的认可,连带着凌洪的心情也好上了不少。

凌洪这一次出手使用的时间还不到十秒,可谓是干净利落,在其他人的眼中就是凌洪突然消失,抓出了深渊蠕虫,然后轻描淡写的把蠕虫逼了出来,随后把剑扎进了蠕虫的脑袋之中,就连那些精英猪人,此时看着凌洪的眼神也都带上了一丝敬重。

在这个世界,强者永远都不会缺少别人的尊敬,除非因为你不够强。

“这尸体?”

王雯和克罗夫斯基也是一阵感叹,然后都愣了一下,好生奇怪,这蠕虫的身体并没有消失,化成应有的材料。

看到凌洪似乎并没有在意,还在招呼着众人快快出发,不要耽搁太久,他们也不好问什么,则是把疑问深深的埋入了心里,在他们的心里,凌洪也变得愈发的神秘起来。

这个地穴之下仿佛自成了一个小世界一般,除了没有太阳和月亮,就像是一个另类健全的饥荒世界。

又跟着标记走了近一个半小时,凌洪他们在这途中也遇到了几幢兔人房,但是秉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凌洪他们也是远远的绕开,终于来到了一个庞大的遗迹口,周毓留下的标记也就消失了。

“应该就是这里了!大家小心一些,多升一些营火起来,以防万一。”

众人也都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到这里了,现在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营火刚升起来,还没等众人靠近遗迹,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三个血红色的光点,从黑暗之中向众人靠近过来。

“准备战斗!”

猪四一声冷喝,他身后的精英猪人马上结成了几组战斗小队,警戒起来。

红光靠近营火之后,众人才看清楚了红光的全貌。

是深渊蠕虫!丧尸化的深渊蠕虫!

深渊蠕虫后的黑暗之中,一个黑袍的身影也是慢慢的出现,正是猪刚烈手下的四大祭祀之一的毒液,凌洪之前就已经和他交过手了,但是被阴了一下,害得被毒液跑掉了。

很显然,那三只深渊蠕虫就是被毒液所控制了。

“竟然能找到这里来,还真的是让本祭祀感到意外,那么既然来了,那也得好好招待你们一番,要不就都留下吧!”

毒液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诡异微笑。

“就凭你和这三只深渊蠕虫吗?似乎还不够吃呢!”

一名族长级的反抗军猪人冷哼道。

其实猪人还真不是什么善茬,别忘了,在饥荒世界之中的猪人可也是吃肉的,各种大肉块,小肉块,怪物肉,鸡肉,甚至于同族的猪皮。

“毒液,他们就让你来送死吗?你觉得你一个人挡得住我们?快让其他三个祭祀和猪刚烈都一起出来把!省得浪费时间!”猪四的脾气极为火爆,大有直接冲上去干的意思。

“不好意思,猪刚烈大人正在和你们的米歇尔王子畅聊人生呢,我可不能就这么让你们进去了,猪刚烈大人可是会生气的。”毒液一点都不急,不仅不慢的说道。

“不能等了,动手!”

猪人们顿时急了,睁眼欲裂,齐齐的向毒液冲了过去。

“上吧,我的宝贝们!”

毒液一挥手,三只深渊蠕虫就飞速的上前,露出了五米多高的身躯,迎上了冲上来的猪人们。

凌洪,克罗夫斯基和王雯相视了一眼,便纵身向遗迹里面冲去,猪四和另外两名反抗军猪人都有三阶高期的实力,再加上阿林和一众精英猪人配合,缠住,甚至斩杀毒液并不成太大的问题,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

毒液看到凌洪他们三个直接从边上越过了自己,也是无动于衷,此时他也没有精力再去理会什么了,他可不是奉蟾,一个人面对三个三阶高期对他来说也绝不轻松,跟何况还有一种精英猪人,后面自然还有人会料理他们的。

进入了遗迹之中,凌洪三人也不敢大意,小心打量着四周,雷池火历还有奉蟾都还没有出现,那就一定是在前面埋伏着他们了,没有什么好说的。

遗迹里点亮着一排暗影火炬,把遗迹内照得通亮,暗影火炬和周围的一片长恒断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个遗迹显然是存在很久了,而这些暗影火炬倒是如同新的一般。

“那么你们就是我的对手了咯!”又是一个黑袍人从一根已经断裂的大石柱后走了出来。

“是火历!”

克罗夫斯基低声说道,火历也是猪刚烈手下的四大祭祀之一,拥有火系异能,和克罗夫斯基交手也不下四五次了,还要略微的压了克罗夫斯基一头,一身火焰也是极为的恐怖。

与此同时,从凌洪他们的身后,又是一个黑袍人走了出来,自然也就是雷池了,雷池擅长雷系异能,一身的战力和火历也是相差不少,就是属性不同而已。

通过周毓那边的情报,凌洪也大致猜出来了,雷池火历还有毒液应该都是属于被梦魇复生的人类,把他们打废,未尝不能引出唤醒他们原有的灵魂,至于毒液,凌洪则是不抱有太大的希望了。

毒液的本身应该就是被凌洪杀死的那个大腹便便的秃头男,也正是凌洪在饥荒世界之中杀死的第一个人,凌洪可以很确定秃头男是死了,要是真没死,凌洪也不介意再杀死他一回。

“雷池交给你们两个,火历交给我!速战速决!”凌洪话音刚落,就向火历冲了过去。

克罗夫斯基和王雯相视了一眼,也都没有什么意见,虽然同是三阶高期族长级别的战力,但是他们也都看不清凌洪的真正底细,至少绝对比他们强就对了,还有各种层出不穷的异能。

在他们眼中,没有人会认为凌洪真的会魔法,他们把这些都归之到了凌洪的异能之中去了,一个人同时掌握如此多的异能,这也是他们看不透凌洪的原因,异能和魔法还是有所不同的。

异能属于先天存在于人体内的,在饥荒世界中,规则之下觉醒的异能形式不会有任何改变,威力倒是会随着精神力的增加而增强,就比如一个人觉醒了火球术,那他没有出现第二个衍生能力之前,火球术永远都是火球术,威力会随着实力的增加变强,形式则不会发生改变。

至于凌洪的魔法就不同了,凌洪控制的是元素的本身,魔法也具有极强的可塑性,这也是凌洪为什么能放出魔法盾,暴风雪,甚至把火元素融入鬼切之中的原因了,元素是根本,魔法只是形式,这就是凌洪的魔法和其他穿越者异能的差别。

眼前的火历看到凌洪一个人向自己冲将过来,脸色则是有一些愤怒,这是摆明了看不起自己啊,自己比雷池弱吗?这也让火历火气顿时大上了不少,势必要好好教训一下眼前这个自大人类,把他烧成香喷喷的烤全人!

毒液在凌洪手上吃了亏,自然不会到处宣扬凌洪的实力有多强,猪刚烈则是根本看不起凌洪,哪怕交手时,也是在他重伤之后,以他原本四阶的力量,怎么可能多在意眼前的蝼蚁。

奉蟾算是之中最清楚凌洪一身的战力和异能有多强的人了,可惜,回到这地穴之中的已经是周毓了,没有人和火历讲过凌洪到底有多强,能力是什么,再加上因为是凌洪主动挑选的敌人,更是做好了打算,火历这次注定是要华丽的悲剧了。

“嗖~”

火历的双手之中各出现了一个篮球大小的火球,紧紧盯着凌洪的身影出现在了他身前,一左一右,火球封死了凌洪左右两边的退路,然后那火球竟然在火历的操控之下向凌洪的身上砸来。

魔法盾!

“碰~”

一声猛烈的爆炸声后,凌洪感觉自己的双手有一点微微的发麻,魔法盾破裂了,凌洪也是在第一时间用时间延缓躲开了这一击的余波。

凌洪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火历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就论这火系的魔法控制,火历就比克罗夫斯基还要精妙上了一些,如果是换做那些三阶的联盟猪人,这一击之下,不是重伤会落得个残废。

凌洪也大致了解了眼前火历的实力了,一个火历可以对付两个普通的族长级,比克罗夫斯基要强上一线,但是和奉蟾那就没得比了,四大祭祀之首的奉蟾可是有一挑七个族长级别的战绩,还斩杀了一个,重伤了好几个,凌洪也是心有余悸,好在现在的奉蟾已经沉睡了。

火历看到凌洪挡下了他的攻击,也不觉得什么,随后周身火焰大盛,整个人被火焰所包围,如同一个火人一般,身上的黑袍也直接在火焰之中化作了虚无,凌洪甚至都能感受到周围温度的上升。

原本凌洪是想用暴风雪对付火历的,看到火历这架势也就马上改变了主意,暴风雪的威力太过于分散,可能还冻不住眼前这个火人,或者可以用这个火历来试试自己还存在于理论上的新招!

火历可不管凌洪怎么想,他的身体化作了一道流星火坠,向凌洪冲了过来,火焰滚滚,热浪滔天,似有一种不把凌洪焚烧殆尽便誓不罢休的意味。

.

.

.

.

.

惨淡的订阅,鼻子貌似已经被也放弃了,算了算了,新手扑街....

打赏不奢求了,求订阅啦~每天下班,牺牲休息的时间,抽空码字三个多小时,订阅每天只有十几个,真的十几个人在看书嘛!!可是我真的不想把大饥荒切了,都写了这么久了,我想给这本一个完美的结局,我需要看到你们也在跟我一起,一个人的热情真的会被磨灭掉的,订阅其实一天也就两毛钱,鼻子不是全职,一天也写不了多少,稿费上个月也就95块钱,鼻子也别无所求啊....

阿西吧,求订阅支持,我真的需要你们的订阅...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多少钱
怀化治疗妇科医院
血栓怎样治疗
友情链接
长春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