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裁决第七十五章血夜三

2020-08-05 来源:长春娱乐网

裁决 第七十五章 血夜(三)

“黑….黑魔蛇被杀了!”

“我的天。。。”

眼前的一幕彻底震撼了每一个人。

大家在短暂的呆滞之后,旋即就是一片哗然。

自成名以来,黑魔蛇横行大陆近二十年,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战斗经验,都绝对是同等级荣耀骑士中的佼佼者。

他甚至被视为是少数能够越级同大光明骑士战斗的人。

可谁知道,他竟然被杀了。而且是被一个实力远在他之下,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佣兵,用剑给抹了脖子!

直到他的身躯从空中坠落,许多人都还没回过神来。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快得他们的眼前,似乎还停留着黑魔蛇杀得青年佣兵左闪右避的画面。快得他们的耳边,似乎还回响着铁狗杜鲁狰狞而冷酷的宣告――“这是对每一个胆敢挑衅我们的蠢货的警告”

言犹在耳。

思维的惯性,甚至已经让他们预见了青年佣兵被杀的结局。

可死的却是黑魔蛇!

这让每一个人都感到了一种有些转不过弯来的荒谬感。

若是在一出歌剧中,黑魔蛇就是绝对的主角。他的赫赫凶名,他那无坚不摧的黑色巨剑,都让他光芒璀璨,不可逼视。

而那个青年佣兵,应该只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配角而已。

他存在的所有意义,都只是衬托黑魔蛇的强大和巴诺家族的凶狠。都只是为卢利安和巴诺两大家族的这场交锋,做背景幕布上一个可有可无的点缀。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杀了黑魔蛇。让这出戏在最**的部分,来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大逆转。

许多人甚至没看明白他是怎么杀掉黑魔蛇的。

没有夺目的惊世绝招,没有智慧的较量,更没有绝地反击的惨烈。

所有一切。只能用一个词来概括。

那就是“突然”。

突然的,被追杀的青年佣兵就赢了。突然的,黑魔蛇就死了。

可就是这种突然,比一切戏剧性的变化更加震撼人心。

“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啊!”

砰!当黑魔蛇的尸体如同一个破布麻袋一般坠落地面时,人们把目光,都投向了铁狗杜鲁。

虽然没有声音。

但大家分明能够听见一记狠狠抽在杜鲁和巴诺家族脸上的耳光!

视线中央。索格和杜鲁寂然而立。

索格紧紧的盯着青年佣兵的脸,嘴唇颤抖着。

虽然在其他人看来,这青年佣兵最后击杀黑魔蛇的那一闪身,远不如他之前凭借纯粹的力量震断黑魔蛇双臂来得震撼,可只有索格才知道,这一闪身,才是这场交锋中,最璀璨的光芒。

那是他曾经在峡湾亲眼目睹的一招。

那一天,那个黑发少年。用同样的方式,杀掉了一名斐烈斥候。将一幅相同的画面,永远的留在了所有追随他的骑士心目中。

白驹过隙!

罗伊的帅级击杀骑士技!

而与索格的激动相反,杜鲁的脸上,已经是一片铁青。

当黑魔蛇被击杀的那一刻,他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如同炸开了一般。

四周投过来的每一道目光,都如同一把把利剑。穿透了他的身体,在他身上捅出一个个透明的窟窿!

他知道。今天过后,这一切将成为人们的笑柄。

而被耻笑奚落的对象,正是刚刚发布宣言的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巴诺家族!

杜鲁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杀了他!”他一声暴吼,纵身就要向罗伊杀去。不过,早有准备的索格已经反手拔出了长剑。将他缠住。

“怎么会这样?”索格一边向杜鲁猛攻,嘴里一边喋喋不休的念叨着:“哎呀,怎么黑魔蛇被人给宰了?”

原本双方的角色,完全反了过来。这一次换成了索格阻拦杜鲁了。

这一幕,让不少围观的人们一下就笑出声来。

谁也没想到。一向沉稳的索格先生,居然也有如此捉狭的一面。看他那故作失魂落魄的表情,和那些发懵的巴诺家族骑士一模一样。这简直就是在挨了一记耳光的杜鲁脸上,又啐了一口唾沫啊。

杜鲁那叫一个气急败坏,脸都青了!

这里毕竟是慕尼城,索格笃定他不敢对自己下杀手,摆出一副以命搏命死缠烂打的架势,让他一时间还真是无可奈何。

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数十名慕尼城卫队骑士已经纵马转过街道拐角,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同时,城市上方,一道道身影如同流星一般飞掠而来。显然是有强者赶来了。

眼见势不可为,杜鲁倒也果断,一招逼退索格,喝道:“走!”

随着杜鲁一声令下,巴诺家族骑士迅速抽身脱离战团。只见一道道人影跃上屋顶,转眼之间,数十人就已经退得一干二净。

……………….

……………….

城西。

一座雄伟的伯爵城堡大大厅里,音乐悠扬。

女士们穿着颜色各异的束腰蓬裙,踩着纤细的高跟鞋,微笑着,昂着头,如同一只只骄傲而美丽的天鹅一般,在穿着礼服戴着漂亮假发的男士们的默契配合下,跳着欢快的巴拉尔滑步舞。

这种自罗曼皇朝时期流传下来的宫廷舞,以动作复杂多变,难以掌握,且优美华丽,姿态万千而著称。

此刻,随着音乐的伴奏,只见温暖的灯光下,女士和男士们整齐的拍手,甩头,旋转,交错而过。

女士们手中的绸扇不时与飞舞的裙裾一齐如花盛开。

而男士们,则如同矫健的驯马者,无论女伴如何飞扬。总能在她们旋转到失控的边缘,将她们拉回怀抱。

大厅里载歌载舞,热闹非凡。而一侧通往二楼平台的楼梯口,却没有人靠近。

几位身着便衣的护卫,面带微笑的把守着那里。任何人靠近,他们都会用彬彬有礼而又毫无余地的眼神。发出警告。

从一楼看上去,就只能看见二楼平台栏杆上,一片炫目的光芒。

许多宾客在跳舞的间隙,都不时把目光投向这边,不过可惜的是,那魔纹光幕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哪怕他们盯到眼睛发红,也无法见到那些近在咫尺,却又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大人物。

这便是等级的森严。

一层楼隔开的。就是尊卑两个世界。

大厅看不见二楼,而二楼平台上,却能将整个大厅都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此刻,楼上的贵族们却没人把注意力浪费在大厅里,就连一些年轻的贵族子弟,也神色肃然的站在自家长辈身边,听长辈们议论着,对楼下那些精心打扮的低阶贵族家的小姐们。连看也没看一眼。

“确定了,”众人的目光中。一个中年贵族接过神色匆匆的扈从递来的纸条,飞快的扫了一眼道,“是巴诺家族的人!已经跟慕尼城卫队的长骑士打起来了。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要杀那个佣兵!”

“巴诺家族派去的,是黑魔蛇?”一个老贵族皱眉道。

“没错。”中年贵族点点头,洒然一笑道,“看来。下午发生在南门的战斗,把我们的小巴诺军团长给激怒了。”

贵族们都是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关于南门那场冲突的来龙去脉,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只是没想到,事态竟然这么快就升级了。

那老贵族道:“我说一句公道话,这巴诺家族的吃相也的确太难看了一点。听说。矮人族的几支车队,都是巴诺家族和阿什利侯爵那帮人派人袭击的。不但毁了别人的粮食,还杀了不少的人。”

他环顾左右:“如果这样也就罢了,可他们居然在慕尼城里动手,也太不把阿道夫放在眼里了。”

“是啊,”中年贵族道,“不过他们恐怕也没想到,原本慕尼城卫队都没能拿他们怎么样,横着却杀出一个不知哪里来的佣兵……也是够倒霉的。这样一来,他们和卢利安家族之间原本可以秘而不宣的冲突,就摆上桌面了。”

“难怪杀个佣兵,都派黑魔蛇这种人去,”一位身材瘦削的贵族皱眉道,“既然撕破了脸,以巴诺睚眦必报的性格,哪里忍得下这口气?”

“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佣兵是死定了,”老贵族断言道,“现在就看阿道夫是什么态度了。我想,虽然事情闹得有些大,但只要巴诺家族不对慕尼城卫队骑士下毒手,阿道夫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吧。”

“这样最好,”中年贵族笑道:“虽然我并不喜欢巴诺家族,不过,他们倒是干脏活的好手。既然我们已经决定联合起来逼迫这些异族就范,他们这样干,也省了我们很多麻烦和时间。”

议论声中,人群边缘,一个衣服上绣着火狐标记的贵族子弟用胳膊肘碰了碰一个懒洋洋趴在栏杆上的贵族青年。

“喂,我听说这次你们战斧骑士团也对矮人族有兴趣,”火狐纹章青年问道,“不过怎么没见你们出手啊。就看巴诺家族折腾个没完了。”

懒洋洋青年转过头来。那张英俊儒雅的面孔,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和罗伊并肩作战的安斯艾尔。

安斯艾尔耸了耸肩膀,目光从窃窃私语的贵族们身上扫过。

这些人都是各大家族派来卢利安的主事人,有些是家族长老,有些是家族继承人,甚至还有几位家主亲自前来。

其中,那说话的中年贵族,正是安斯艾尔的舅舅,雷诺公爵第三子,查尔斯。

安斯艾尔收回目光,笑了笑道:“这种事,家里自然有长辈计划,哪里轮得到我操心?”

火狐纹章青年翻了个白眼,换了个问题道:“你说,那佣兵要真的被杀了,阿道夫大公会不会一怒之下,和巴诺家族开战?”

安斯艾尔摇摇头,干脆的道:“不知道。”

火狐青年一脸没趣,丢下安斯艾尔,转头看向另一侧一个在诸多贵族子弟的簇拥下,明艳高贵的贵族小姐。

“斯嘉丽郡主,”他问道,“这事儿您怎么看?”

。感谢洞洞,桃子和大丫三丫的打赏。感谢大家的票票。我会尽量加快节奏。

。(未完待续。。)

(.)U

通化专治白癜风医院
乌海白斑医院
在线医生免费咨询
友情链接
长春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