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卷起窗帘

2020-03-11 来源:长春娱乐网

卷起窗帘,推开木窗,午睡的日光从红墙上跌落进来,措不及防,它有点生气,瞪着满眼的金光,在窗台边,地板上怒视着我。我有点委屈,但固然不会妥协,我打来一盆子水,洒在地板上,拿来拖把,把地板刷了个遍。对着窗檐下的光说道:干净了,你睡这,互不相欠。天上的云飘过,那光柔和了,它表示同意。   我把手掸子,扫向我能看到的灰面。沉寂的灰在阳光下扬起,尘封了四个季节的色彩终于摆脱了枯涩的色调,找回。朱红的案台,海蓝色的相框,金潢的书柜,灰色的笔筒......恩?是灰色的,我怎么会买灰尘色样的笔筒,笔筒扔出一支笔来,敲着桌面说了,一年前,小店里的我,看它一古朴文雅,二质良廉价,符合小众情怀,就用钱,取了它一二。我把笔捡回去,琢磨出了像是有那么段。在铺满尘埃的空间里,它与尘垢融为一体,时刻都坚持着自我,它用得着找回自己嘛!我得做点,在我第三句的省略号前划掉它,加上个紫色的塑胶花。   尘埃在漫无方向地飘着,就是不出去,它们越聚越多,弥漫在空气里,像是颗粒状的灰毒气。我戴上口罩,我有点急了,指着窗外,告诉它们,你们从外面来的,现在你们该回去了。它们不回答,或者是因为太小了,说的声音我听不到,鬼知道它们怎么想了。成千上万的尘埃,又慢悠悠地落了下去,掉在地板上。午睡的阳光再次被打扰了,它扭动着光躯,又瞪着满眼的金光,怒视。这次不是怒视我,而是怒视尘埃,很快它知道奈何不了尘埃,尘埃在光中行走自如,甚至霸占了它睡觉的地方。天上的云飘过,光黯淡了。我笑了,我笑光,宇宙天地间畅行无阻,居然把妥协给了渺小的尘埃。可我不能轻易妥协,我是固然不会妥协的,我摘下口罩。   一阵风下了山,正要经过楼下的巷道,它谨慎地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走着,好像谁要抓它似的。打开门,我把它拉了进来,它感到措不及防,像突然掉进窗的光。它回过神后捏着鼻子,皱眉,一阵咳嗽,厌恶地看着我,它对灰尘和我表示不满,我突然为自己鲁莽的待客方式感到不安,可我对赖着不走的灰尘更不安。我请求它帮我卷走这些空气里打旋的,可恶的尘埃,并表示我愿意用纸笔来夸赞它,它鄙夷地看了看我,它昂起头,它说它很忙,它说它要把乌云吹到干旱的西北去下雨,它要吹干消防员救火被水栓淋湿的衣服,它要去海上推动风车发电,它要让国旗飘起来.....都是大事,没空做这些小事,说完,它松开捏着鼻子的手,转身快速跳出了窗,它从门那离开,连再见都没和我说,可见,它是多不情愿。但是,空气里的东西变清晰了,它走得那么匆忙,好像也带走了很多打旋的,可恶的什么。   我把房间收拾好后,我走出屋子,我的影子拉的老长,阳光暗了很多,它好像有点憔悴,怕是没睡好。它对我说它要去对面的那个山头,山头里有片软绵绵的草地,有块圆润的石头躺在草地上,它说在那里睡觉一定很舒服,它要去那里睡觉。正要准备走,我的影子拉住了它,我的影子一脸狐疑地问道,为什么到处都有影子,树有影子,瓦片有影子,长椅有影子,那条刚钻进土里的蚯蚓也有影子...为什么你没有。光指了指紫蓝色的,天上的晚霞正美丽地舒展着身姿。它神秘地说,我也是有影子的,你要是想看到我的影子,那么就等夜幕降临吧,那个,你抬起头就能看到我的影子。我的影子很广阔,我的影子里有星星。说完它就打了个哈欠,跟我和我的影子道了个别,去了西边的那个山头,很快就没了影。   夜里,我的影子在灯光下对我说,它准是在那边睡得很舒服,可是我不相信它有那样的影子。我和我的影子走上了天台,夜幕辽阔,星星在我们的头顶眨着眼睛,那么多的星星,汇成银河,风在吹着云朵,向着西北的方向,星光里的尘埃在草地上浮动,美极了。我的影子惊呆了,我说,诺!它没有骗你,这就是阳光的影子。
 三亚十佳白癜风医院
柳州妇科医院
哪些草药治疗便秘
友情链接
长春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