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承包亩荒山八旬老翁起诉政府讨要林营养

2021-01-12 来源:长春娱乐网

核心提示:2015年11月6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再次受理了榕江县退休干部李春荣向榕江县人民政府讨还林地行相关人员则涉嫌“过度使用武力”政复议申请书。

2015年11月6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再次受理了榕江县退休干部李春荣向榕江县人民政府讨还林地行政复议申请书。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国家根据《森林法(试行)》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村民承包荒山荒林的政策,要求调动千家也能为人疗伤万户的积极性,开发宜林荒山。在当时的大环境下,远在边陲的贵州省出台了《贵州省关于进一步放宽政策搞活林业经济若干问题的规定》。根据贵州省的政策,林地既可以单户承包、联户承包也可以允许能人组阁承包。为了鼓励承包积极性,贵州省规定发包者和承包者之间一九分成,即发包者得一成,承包者得九成。对于承包荒山营造高标准速生丰产用材林,每亩国家投资 0至40元,成林主伐时,偿还国家一立方米木材,交集体林地资源费半立方米木材,其余全部归承包者。19 4年出生的李春荣,原是榕江县的一名退休干部。按照老人的说法,早在其退休之前就有了退休后回乡承包荒山造林的想法。

199 年,60岁的李春荣退休回家了。就在其退休回家之前,李春荣的长子李文军进入林业部门工作。老人告诉,当年自己问过儿子国家关于造林补助资金的问题,儿子告诉他造林有国家补助资金,但是需要慢慢申请。

此后,李春荣与榕江县计划乡计马上审核!划村村民委员会就影丫山4000亩荒山,签订了《承包荒山造林合同》。合同约定,承包期限为199 年至204 年止,从承包之日起, 年内李春荣应当完成全部荒山造林。李春荣告诉,当年承包荒山造林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拿出了工作 0年的积蓄,变卖了家里财产,先后投资5万元进行造林。李春荣告诉,1994年4月,时任计划乡林业站副站长的大儿子李文军以为父亲申请国家造林政策资助为名,将其手里的承包合同拿走了。

2010年,国家实行了林改政策,李春荣准备办理影丫山林场林权证时,发生了变化。有关部门告诉李春荣,影丫山林场是计划乡林业站承包的,该林是造林公司投虽然年初二手住宅成交均价较去年底有所下调资造的,与李春荣无关,承包合同有公证处的公证为凭。因此不能办理林权证。

2012年6月,李春荣先后 次向榕江县人民政府、榕江县林业局提出办理影丫山林权证的申请,但一直没有结果。

此后,201 年5月,李春荣一纸诉状将榕江县人民政府告上法庭。榕江县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榕江县人民政府不予办理、预期答复的行为不符合《行政许可法》规定。201 年7月12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榕江县人民政府在判决生效之日起 0日内就李春荣申请办理林权证一事,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2014年7月16日,榕江县人民政府以《公证书》合法有效,做出影丫山林场林权归榕江县营林总站所有的处理决定。对于县政府的处理决定,李春荣不服,2014年9月18日,李春荣向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 月25日,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撤销此前榕江县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由榕江县人民政府重新作出处理。同年9月15日,榕江县政府再次作出处理决定,影丫山林场林木权属按照公证书执行,林权归营林总站所有。

12月14日,就此事件采访了榕江县人民政府法制办陈主任。陈主任称,该林地应为营林总站所有。当初该地为月亮山,是三县交界偏远地区。林地是营林总站投资,与李春荣无关。至于合同被涂改是因为原合同错写为承包人李春荣缘故。李文军系李春荣长子,但也是营林总站副站长,当初是为了照顾其父退休后在家赋闲,让其帮忙造林并不是将该林地承包给他。李文军因即将退休政府无法与其取得联系,公证书中存在的合同当事人未到场的问题是因为当年法律不健全。尝试与李文军联系,但也一直未果。

在营林总站提交给法院的一份答辩状上看到,关于林权证的问题与陈主任的解释大体一致。陈主任在结束采访时告诉,目前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再次受理了李春荣的行政复议申请,县政府会尽快作出答复。

采访了相关法律界人士,得到的答复是根据《行政复议法》第28条规定,行政复议机关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被申请人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具体行政行为相同或者基本相同的具体行政行为。不仅如此,今年5月1日起实施的新修订《行政诉讼法》第七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被告不得以同一的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行政行为基本相同的行政行为。

哈尔滨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哈尔滨宫颈糜烂
拉萨哪家妇科医院
友情链接
长春娱乐网